科研进展

华南植物园发现新品种 雪莲家族再添新成员

  

  菊科为种子最大的科,约有1600属,25000~35000种,广布于全世界,我国约有250余属,约2400种。在我国菊科植物中,种类最多的为风毛菊属(Saussurea),全世界约有480种,我国约有340种,占70%以上。风毛菊属的不少种类为我国著名的传统药用植物雪莲的来源植物。药用雪莲的来源植物主要包括风毛菊属雪莲亚属和雪兔子亚属的部分种类。中国是雪莲的家乡,拥有绝大多数种类。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植物科学研究中心陈又生博士团队通过多年的研究和野外考察,近期发表了三个风毛菊属新种,分别为北疆风毛菊(Saussurea xinjiangensis)、艺林雪莲(Saussurea yilingii)、戟叶风毛菊(Saussurea sagittifolia),雪莲家族又添新三个新成员。这三个新种都是近年在野外考察过程中偶然发现的,在此之前它们从来没有被发现或采集,说明野外调查工作对于发现未知的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意义。每一个物种都是地球生物多样性的一个传奇,每一个新物种的发现都有一段故事。 

  20148月,陈又生博士在新疆开展菊科植物考察,在托里县的一片荒无人烟的荒漠地区偶然发现了一种分枝极多的风毛菊属植物。经过对比新疆和中亚的风毛菊属种类,初步认定是一个新种,进而通过叶绿体基因组的分子系统学研究,证实这是一个新种。20209月发表于《北欧植物学报》,命名为北疆风毛菊。相关论文:https://doi.org/ 10.1111/njb.02711 

  20159月,陈又生博士带队在横断山山脉腹地的四川木里县考察时,发现一种与球花雪莲接近的风毛菊属植物。但奇特的是,这种植物虽然具有接近雪莲的臭味及体貌特征,却没有雪莲亚属最显著的特征——膜质的彩色苞叶。带着它到底是不是雪莲亚属的成员的疑问,对该种进行研究,其叶绿体基因组分子系统学研究表明,它的确是雪莲类植物的近缘物种,是一个新种。为了纪念我国著名的菊科专家陈艺林先生,特将此新种命名为艺林雪莲20207月发表在《植物分类》上,雪莲亚属也因此有了第一个没有苞叶的独特种类。艺林雪莲目前仅发现一个分布点,个体数极为稀少,生于海拔大约4000米的冷杉林边缘地带。由于该植物种群小以及独特的科研价值,根据国际植物保护联盟的标准,该种被评为极危(CR)的等级。相关论文:https://doi.org/10.11646/phytotaxa.452.3.7 

  20208月初,重庆三峡医药高等专科学校的易思荣教授在四川大巴山地区考察时拍摄了的一种仅有花蕾的风毛菊属植物。陈又生博士看到照片之后,初步认定是一个没有被描述的新物种。9月,徐连升(华南植物园博士后)和易思荣分别再次到大巴山考察,采集到该植物的开花标本。徐连升在海拔更高处还发现了该种植物的多个个体。通过访谈,得知这种植物在四川当地用作草药,采药人时有采挖。由于该物种叶片戟形,形态比较独特,易与风毛菊属的其它种类区分开来,因此将该种命名为戟叶风毛菊 202011月发表在《植物分类》上。相关论文:https://doi.org/10.11646/phytotaxa.472.3.9 

  陈又生博士在编研《泛喜马拉雅植物志》风毛菊属卷册(已出版)的过程中发表风毛菊属植物新种41个,个人累计发现风毛菊属新种达43个,说明了我国雪莲家族植物多样性丰富,而相关药用植物资源也有待进一步挖掘和开发、利用。相关研究工作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环境保护部生物多样性调查、观测和评估项目资助。 

 

北疆风毛菊